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之最风流 > 118 阎柔宣威潞河北 十一

118 阎柔宣威潞河北 十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日食的时间并不长,黑暗渐渐褪去,太阳重新出现,光明重回大地。
  可以看到这数千聚於广阔无际草原上的人,有的髡头小辫,着羊皮褶袴,是胡人,有的裹帻布衣,是汉人;无论胡人、汉人,俱带兵器,胡人以携弓矢为多,汉人多数佩刀持矛。
  最先举臂高呼的那人,年有四旬,头戴高冠,身穿黑色的吏服,分明是个汉人的官吏,而腰上插刀,亦有刚健之气,此人就是刘虞活着时候最为信用的州府从事鲜於辅。
  ……
  却是公孙瓒围攻居庸县城的时候,因为城池被攻陷得太快,故而鲜於辅等与刘虞在乱战中失散,刘虞固是被擒,但鲜於辅等却得以突围而出,侥幸逃出了生天;居庸位处在上谷郡的东北部地域,再往北就是草原,亦即乌桓人的地盘了,鲜於辅等遂北逃入乌桓部中。
  ——其实不止居庸县城北部的草原,包括居庸等县的县中,散落居住的乌桓人也有不少,因为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此三郡是乌桓人的一个聚居地。
  如前文所述,幽州诸郡的地理形势是自西而东,分别为代郡、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、玄菟、乐浪等郡;涿郡、广阳郡位处在渔阳西边、上谷南边。
  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都在辽西郡的西边,燕山的南边,从地理上说,算是属於同一片区域,后世的山海关就在辽西郡中,用后世的话讲,这一块区域可算是关外。
  刘虞兵败於蓟县后,之所以北上逃向居庸县,他为的正就是希望能在居庸县,召来三郡乌桓往去助他。只是居庸城陷落得太快了,他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去召三郡乌桓,就被公孙瓒擒住,旋为公孙瓒毒杀。
  尽管刘虞本人是死了,但他主政幽州的时候,对待乌桓人主要以安抚、招揽为主,又是在上谷郡设立互市,允许乌桓人和汉人做买卖,从汉人处买他们需要的生活资料,又是时常给统带此三郡乌桓的乌桓单於、以及诸部酋长赏赐,因是他在三郡乌桓部中的威望却早已很高,鲜於辅、鲜於银、齐周等逃到乌桓部中之后,借了刘虞的威望,倒是得到了乌桓人的欢迎。
  公孙瓒知道鲜於辅等逃入了胡中,可他一时无暇理会,毕竟放在他眼前,更为重要的是急需把广阳等郡的重镇掌握到他的手中,而不是与乌桓人开战。用他的话说:“乌桓惧我如虎,且先安定幽州,然后我一檄北上,料彼等胡虏定不敢隐匿鲜於辅等,我再索之杀掉就是。”
  这却就给了鲜於辅、鲜於银、齐周等喘息和筹划反击的机会。
  鲜於辅等筹划反击的第一步,就是推举阎柔为乌丸司马。
  阎柔是广阳县人。广阳县属广阳郡,邻蓟县,在蓟县西南,两县相距只有四十里。广阳郡既然北与上谷郡接壤,东与渔阳郡接壤,位处在乌桓群胡之间,那它自然就不会少受到乌桓诸部胡的劫掠。阎柔小时候,便在三郡乌桓人和代郡鲜卑人的一次联合南下劫掠中,被乌桓、鲜卑俘虏,成了乌桓、鲜卑人的奴隶;但阎柔此人,聪明机灵,勇敢善斗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却竟是取得了乌桓、鲜卑人的亲近和信任,不但不再被视为奴隶,后来鲜卑人还帮他杀了护乌桓校尉邢举,由他来当这个护乌桓校尉。由是,阎柔之名,得播於幽州远近。
  鲜於辅、鲜於银、齐周等想要为刘虞报仇,能用的外力只有两个,一个袁绍,一个乌桓、鲜卑人。一则,袁绍到底是外人,二来鲜於辅等的家族皆是幽州的右姓冠族,他们与本州的乌桓、鲜卑胡酋则较为熟悉,是以,这两个外力,他们当然首先选择乌桓、鲜卑人。
  可话又说回来,尽管与乌桓、鲜卑诸部的酋率不陌生,可鲜於辅等毕竟不是生长胡中的,他们在乌桓、鲜卑人中并无很高的威望,那么要想得到乌桓、鲜卑的鼎力相助,除了刘虞留给他们的号召声望以外,他们就必须还得另外再找一个在乌桓、鲜卑各部中有足够的威望人来作他们的首领,而这“另外之人”,想来想去,鲜於辅等俱认为,非阎柔不可。
  於是,鲜於辅等人乃於不久前,见到了阎柔,表示愿意举他为乌丸司马,做他们的领袖。
  ——乌桓、乌丸是一回事。却是说了,阎柔不是已经自领护乌桓校尉了么?鲜於辅等为何不索性举他为护乌桓校尉,而仅仅是推举他为乌丸司马?原因很简单,护乌桓校尉的品秩虽只是比二千石,然却权重,非是寻常领兵的校尉可比,其职权为负责辖区内乌桓各部的一切事宜,这样的高官重任,鲜於辅等官职最高者,也不过是鲜於银,亦才是一骑都尉罢了,至於鲜於辅的州府从事此职,权力虽说不小,品秩却才百石,如何有资格推举阎柔出任此职?他们也不敢这么做。因是只推举阎柔为乌丸司马。
  对阎柔来说,论威风的话,乌丸司马当然是不如护乌桓校尉,可护乌桓校尉是鲜卑人推举他领的,而这个乌丸司马,则是鲜於辅等共同推举他的,在含金量方面,或言之,在得到幽州的汉人官吏、郡县士绅的认同方面,护乌桓校尉却自然又是远不能与乌丸司马相比的了。
  一个是为使自己的权力得到幽州吏、民的承认,再一个也是出於野心,经过几天的考虑,阎柔最终决定接受鲜於辅等的推举,愿出面召集鲜卑、乌桓各部骑,为刘虞报仇。
  今日鲜於辅等汉、胡数千人聚於草原此地,就是为此事盟誓。
  ……
  站在鲜於辅近处,有一人,长相与鲜於辅颇似,比鲜於辅年轻一些,乃是鲜於银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